支部战“疫”|我院发展管理系教工党支部组织在线党课学习

发布时间:2020/04/22  点击量:

【编者按】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与重大传染性疾病展开的一场严峻斗争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我国人民携手抗疫、共克时艰,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生产生活秩序正加快恢复。为了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,在疫情大考中砥砺共产党员的精神品质,各党支部在学校和学院党委的领导下积极行动,党员同志率先垂范,构筑了疫情防控的坚实堡垒。

4月22日下午,发展管理系教工党支部在腾讯会议平台组织在线党课学习,李小云教授受邀主讲“后‘疫’时代的乡村振兴”。党课由发展管理系教工党支部书记王妍蕾主持,持续2个多小时的讲座吸引了近200名师生党员的参与。

李小云教授首先梳理了作为议题的乡村振兴的若干历史线索。他指出,1949年之前,随着西方现代性传入中国,乡村被视为中国现代化的障碍,改造乡村成为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中国革命前辈创造性地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,提出农民是无产阶级同盟军的思想。农民既是革命的中坚力量,为革命提供支持,但革命成功后农民又成为我们改造的对象,形成了一种逻辑上的张力。直至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农村、农业、农民仍然是现代化改造的对象。1978年之后,农民数量减少,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下降,乡村衰落。因此,城乡的不平衡本身并非自发性现代化的必然结果,把城乡二元结构与工业化、现代化连接是片面的。

李小云教授还分析了从工业主义到新乡村主义的转折过程。他指出,工业化使生产地与居住地分离,迫使劳动力远离居住地。工厂的设置不是基于劳动者居住的距离,而是基于节约资本的考量。城乡二元结构不能保障农民劳动者的基本权利,由于户籍制约,产生了教育、医疗等一系列问题。2004年以后逐渐设立农村低保制度、2006年全面取消农业税以来,我国开始了反哺农业、农村、农民,推动了新乡村主义的发展。社会、生态、环境观念的转变,也促进了从工业主义向新乡村主义的转折。

他提出,农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40%,工资性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打工收入。疫情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停工,三个月的停工给农民收入带来巨大损失。此外,疫情发生后,禁止聚集性聚餐,许多餐饮小店不能开张,农民经营性收入遭受难以弥补的损失。

乡村是阻隔新冠病毒入侵的“净土”吗?针对该问题,李小云教授精辟地指出,乡村本身并不具有抵抗病毒入侵的能力。按照现在乡村的卫生状况、管理状况、医疗水平,如果流动到城市的乡村人口全部返回乡村,乡村将成为疾病发生的高风险地区。现在乡村之所以感染率低,是因为乡村人口少。从这点上来看,不能认为乡村是阻断新冠病毒入侵的“净土”,而是大量乡村人口流入城市,分担了乡村的压力,是城市“救”了农村。

李小云教授认为,受疫情影响,外资企业数量减少,出口产业会受到影响。后疫情时代,我们需要对内放活,调动内生动力。瞄准国内的14亿市场,解决要素流动的经济性、社会性问题。乡村的未来是人、财、物、技术等要素的充分流动。资本到乡村、人才到乡村,乡村就会成为一个崭新的产业空间。但应注意,不是把污染留在乡村,不是逆城市化,而是调整乡村产业结构,变成新的业态。疫情既让我们看到了乡村振兴面临的挑战,也让我们看到了发展机会。

在互动环节,与会师生踊跃发言,围绕要素流动的政策干预、乡村振兴的金融突破口、NGO为农村发展服务的方式等多方面问题与李小云教授进行了互动交流。

【图文供稿/李小云 赵馨宇 曲甜 责任编辑/王树远 邵念念】

0